°ÄÃŲ©²Êµ¼º½ç”µå½±æµ·æŠ¥å›¾

电影:°ÄÃŲ©²Êµ¼º½

类型:街头艺术片~都市传说~西部片

年代:2009

导演:老胡

地区:法国

剧情简介:

在线播放 了解更多

°ÄÃŲ©²Êµ¼º½çš„剧情介绍

今天生日,多发点…… *********************** “根轮,密轮,脐轮和心轮……你竟然掌握了四个轮穴的灵能。”公子宇啧啧赞叹,“说不定你比墨忍那老家伙还厉害呢,你不和我合作真是太可惜了。” “多说无益,我绝不容你再胡作非为了。”墨霖道。 “你我又不是直接的敌人,为什么要拼死拼活呢?”公子宇问道。 “因为你杀了太多无辜的人。” “很好,那就不在乎多添四个刀下鬼了。”公子宇笑起来,“我先杀了这两个女人,再杀掉你们,然后去把墨者村屠掉,世界就清净了。” 他说着就要掉转身躯去杀碧落和洛芊芊,墨霖怎容他胡来,口中喝道:“休想!”身形闪动,已经冲了上来。 可惜墨霖的赤魂剑在屠龙一战中毁掉,否则此刻就可以隔空用拙火剑芒来对付,没有了赤魂,他只能用手掌施展拙火,毕竟不太熟悉,动作稍微慢了一拍。 便是这些微的差距,就吃了大亏。 公子宇本来是去攻击碧落和洛芊芊,等墨霖一出手,他的身体猛然转过来,双目中电光一闪,两道闪电直奔墨霖而去。 杀人是假,等墨霖冲过来的时候攻击是真。公子宇虽然不太擅长武道,却是个狡猾的战术家,他知道墨霖不好对付,才设下了这个圈套。 电光来势迅疾,这也是雷藏身上最强力的武器,不但快,而且威力强大。就算是有灵能和妖力护体,被这强烈的电光射中,也不可能毫发无伤。 不过墨霖早有准备,他虽然冲上来的速度很快,面对突如其来的电光,千钧一发之际上半身向后一仰,身体折成直角,使出一个铁板桥,避开了电光。 虽然这个姿势很怪异,墨霖的脚步却没停下来,身体就势蜷缩起来,正是猫鼬扑击中的动作,身形晃动之间,竟然比电光还要快。 雷藏的头跟随着墨霖的身影,电光一道道的射出,可却只能打到墨霖屁股后面的地面,根本伤不到他分毫。 这就是速度上的差距,没有了速度,雷藏的强力攻击根本连人都打不过,自然发挥不出威力来。 不过公子宇可不是傻瓜,他很快就停下这种无谓的消耗和攻击,索性静观其变,等待墨霖主动攻击。 “小子,你似乎很紧张这两个女人,你要是不过来,我就弄死她们。”公子宇狞笑起来,他的脑筋不只是用在制造雷藏上,在其他方面,也灵活的很。 墨霖停住了脚步,无奈的看着雷藏那高高举起来的锯轮。雷藏距离两女太近了,若真的要下手,他来不及救援。 “公子宇,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。”墨霖双目通红,好像要滴出血来。 他身体之中有龙魂的力量,是龙就有逆鳞,眼前的洛芊芊就是他的逆鳞。公子宇敢用洛芊芊威胁他,无形之中刺激的墨霖全身血液都起来,让他体内潜藏着凶暴乖戾的气息一下子浮出水面。 “嘿嘿,你的样子很凶恶啊,怎么,想用眼神杀死我吗?”公子宇狂笑着,“你似乎真的很在乎她们,那我就先杀一个,然后再跟你慢慢玩。” 公子宇说着,操纵着雷藏举起锯轮,猛地往下剁去,而他的目标正是洛芊芊。 “找死!”墨霖的身体在一瞬间放松下来,方才慑人的气息忽然不见,公子宇也察觉到变化,不禁停下了锯轮,狐疑的望过去,不知墨霖怎么没了杀气。 公子宇不知道这是蛇怒的起手式,他笑道:“你放弃了吗?” 墨霖没有做声,唇角微微上扬,蛇怒发动了。 铺天盖地的冲击在无法反应的瞬间之中爆发出来,墨霖一拳轰出,目标直指雷藏。 公子宇骇然,不知墨霖怎么会从静如处子变得动如脱兔,而且这爆发力就如同天马行空,没有半分的痕迹可寻。 蛇怒的速度太快,而且出手让人摸不着头脑,公子宇来不及反应,只能在慌乱之中略微的侧了一下身,避开了胸前的要害部分,被墨霖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雷藏左肩上。 “嗵”的一声响,电火花四射,蛇怒的威力强悍如斯,竟然直接从雷藏的肩膀处将它的左臂击断。巨大的手臂正好摔在洛芊芊的身前,那上面的钢爪还在一伸一缩着。 雷藏噔噔噔的退后了几步,左肩的断口处噼里啪啦作响着,红色的火花和白色电光闪个不停,身体因为失去左臂的重量而不再平衡,上半身向右侧倾斜着,摇摇晃晃狼狈不堪。 驾驶室里的公子宇惊呆了,他从未想过雷藏竟然会拜在墨霖的说中。 “那是什么招数……太可怕了,竟然能伤害我的雷藏,怎么可能!”公子宇喃喃自语,墨霖那蛇怒看起来就是稀松平常的一击,竟然具有如同天崩地裂一样的威力,实在出乎他的意料。 墨霖一击之后,在雷藏的左臂落地之前,身形一闪,已经将洛芊芊和碧落给揽在臂弯之中,飞快的脱离雷藏的攻击范围,跃进林中。 一进林间,墨霖体内的气息一松,就觉得浑身酸疼不已。他的力量在施展屠龙术之后并没有完全恢复,此刻又使用蛇怒,肌肉有些承受不住。 墨霖长吸一口气,飞快的将两女身上的绳索解开。 碧落和洛芊芊脱下绳索,吐出口中堵着的破布,望向墨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。 墨霖握住洛芊芊的手道:“别怕,我先把公子宇消灭掉。” 洛芊芊轻轻的点点头,眼中如同外面的雨夜一样,迷茫而朦胧。 墨霖返身出了密林,就见雷藏还在山崖之下,身躯来回的晃动着,似乎想找回之前的平衡感。 “别挣扎了。”墨霖冷冷的道,其实他浑身的肌肉疼的直颤抖。 在施展屠龙术之后,他的身体还处在疲惫的恢复状态,蛇怒使用的有些鲁莽,现在再让墨霖战斗,未免是赶鸭子上架。 虽然如此,墨霖还是做出了不可战胜穷追不舍的样子,否则被公子宇看出他的不支,那就绝无生机了。 公子宇颤声的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有这样强的威力。难道我的雷藏不是天下最强的吗?” 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?公子宇,你还要抵抗吗?”墨霖尽量的让语气保持冰冷,如同这身边的冷雨夜一般。 “想杀我,别做梦了,我会完善雷藏,再和你一战的。墨霖,你等着我!”公子宇吼道,雷藏的胸甲啪嗒打开,一团浓雾喷了出来。 墨霖知道这浓雾中有毒,后退了几步,手一挥,勉力的在手掌心爆开一团灵能喝道:“别走!” 他吼的响亮,脚下却没动,只是将手掌上的灵能抛在地上,砸出一声巨响来。 浓烟之中,雷藏的脚步声砰砰乱响,飞快的远去,片刻之间就消失在雨声和夜色里。 墨霖等候了半天,烟雾散去,不见雷藏回来的踪迹,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而身上的肌肉又疼了起来。 “唉……”墨霖叹口气,转身回到林间。 碧落和洛芊芊正站在林边,看到墨霖回来,碧落低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 “一点小问题,休息下就好了。”墨霖不再掩饰,声音里充满了疲累。 直到此刻,墨霖才能安静而认真的看向洛芊芊,她白发如雪,娇躯落寞,雨点将她身上的衣裳打湿,人在寒风之中微微的颤抖着,不知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因为别的什么。 “墨霖,那家伙跑了。”包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,“我追了几步,看他跑进山里,跳进一个山涧。” “先不要管他了。”墨霖道,“我的力量耗尽,暂时无法对付他,不过你放心,梁剔骨他们的仇,我一定会报的。” 包子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。” 洛芊芊听着两人的对话,不禁望着墨霖,看着他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。 那一句“我相信你”,触动了洛芊芊的心。她心中想着:我不是每天都在思念墨霖吗,怎么他来到面前,我却呆住了? 她也不知道心中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怀,步子变得沉重,好像之前的思念对的不是墨霖,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。 还是碧落察觉出了不对劲,问墨霖道: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 墨霖并没说去海外寻找龙珠,只说看到了狼烟,就前来查看。 “只有你们吗?”碧落又问道,她对墨霖还是无法完全放心,尤其是知道包子之前是雷藏的同伙,就更是留了三分的小心。 “我和阿紫一起来的,她去芊芊家了,现在还没有踪迹。我给她留了暗号,也不知道她看到没有。”墨霖有些心焦的道。 洛芊芊眉毛一挑,听说墨霖让令狐紫去家里找她,有些欢喜,可想到墨霖这些日子是和令狐紫在一起,又有些不安。一时间心里矛盾万千,不知该如何开解。 “要不要去村子里看看?”包子一旁热心的出主意道。 碧落却摇摇头:“被公子宇这么一闹,村子里现在一定戒备很深严。墨霖是墨家的公敌,一旦泄露了行踪,更会害了阿紫。” 墨霖皱起眉头来,他也知道其中的关节,现在还不知令狐紫遭遇了什么事情,他贸然出面指挥更加的麻烦。 正忧心忡忡之中,碧落又道:“你先不用担心。我回村子帮你看看……芊芊,你今晚就暂时留在这里吧。” 她也是犹豫了一下才说出后半句话,墨霖和洛芊芊分别数月,她能猜想到两人之间一定有很多话要说。 “可是……”洛芊芊垂着头,一头如雪白发散落肩头,有种别样惊心动魄的美丽。 “放心,家里和村中我会想办法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碧落道。她说着又望了眼墨霖,那意思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芊芊。 “阿紫的事情就拜托你了。”墨霖道。 碧落淡淡的道:“多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。”说着身影一飘,径直奔墨者村去了。 包子傻乎乎的看着她离去,呆立了一会,忽然看见墨霖和洛芊芊相对而立,一拍脑门道:“我去那边把老梁和猪婆他们葬了,你们……你们好好叙旧。” “等等……”墨霖叫住包子,“大家朋友一场,我帮你。” 墨霖,包子和洛芊芊三人默默的挖了三个坑,梁剔骨和猪婆都死的很惨,连全尸都没留下,张打鼓浑身焦黑,都看不出本来的面目。包子和他们感情深厚,一边埋一边哭,让人心中压抑不已。 好不容易将三人埋葬了,包子去一边休息,墨霖找了些柴,用灵能烘干,在山崖背风背雨的角落里点燃。 火光亮起来,照耀着两个人,有风吹来,吹动了火苗,两人脸上光影闪烁,表情微妙。 洛芊芊没有答话,只是怔怔的望着冷雨夜色,表情茫然。 墨霖往火里加了点柴,又道:“天气冷,离火近一些比较暖和。” 洛芊芊却没有动,墨霖只好走到她的身前,伸手去抓住她的手。 洛芊芊浑身一颤,想要挣脱,却只是轻轻的用力。 “我给你唱一首歌吧。”墨霖俯身低声的道。 洛芊芊感受到墨霖身上的气息,浑身一软,只能点头答允。 墨霖清了清嗓子,如同少年般的羞涩,张开嘴,慢慢的唱起一首流传在大陆上许久的歌谣。 “清溪潺潺,小鱼悠游,你在溪那头,我在溪这头……” 雨还在下,哗啦啦响着,如同小溪流水的声音,洛芊芊听的痴了,似乎回到年少的时光。两个少年,一个在小溪里淘气的捉鱼,一个在岸上焦急的为他指引着鱼儿逃跑的方向。 许多年过去,那两个少年只剩下模糊的背影,一个惊艳了时光,一个祭奠了流年。 歌谣很长,有四段,墨霖唱过一段,又唱起另外一段。他的嗓音很亮,调子很缓,和外面的雨声衬着,给人一种苍凉中的青涩感。 洛芊芊只觉得脸上湿湿的,都是泪水。她本以为哭干了泪,没想到见到墨霖,泪水就好像又活了过来,无声无息就淹没了眼眶,流满了脸庞。 墨霖终于唱完了歌,时间似乎又静止下来,除了篝火噼啪的作响,除了雨声的连绵不绝,世界好像变得无声无息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投射在山崖上,随着火焰飘摇舞动着。 “芊芊,辛苦你了。”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墨霖一首歌唱罢,脑海里已经掠过了无数和洛芊芊在一起时的时光,那些青梅竹马的年少懵懂,那些你侬我侬的两情相悦,那些悲欢与共的生死瞬间,历历在目。 此去经年,又有什么比得上两个人之间拥有的共同回忆,又有什么比得上本以为永别之后的重逢。尤其是看到爱人为了守候而满头白发,如同一场初晴的雪。 所以墨霖也泪流满面,这不是懦弱,也不是脆弱,而是情到深处,无语哽咽。 “回来就好……”洛芊芊终于再也按捺不住,眼泪打湿了衣襟。 不用自己欺骗自己,从一见面开始,洛芊芊就知道,那就是她等待的人,她知道他,了解他。他也思念她,盼着她。这样就够了,不用更多的言语,因为两个人都能读懂对方的思念,在漫长的岁月里,他们都能感应到对方的心灵,深知一切尽在不言中。 墨霖靠近过去,将洛芊芊轻轻的拥在怀里。 篝火的光亮由旺到暗,最后慢慢熄灭,天色也亮起来,雨也越来越小。两个人就这么相偎相依,一夜都没有说话,倾听着彼此的心跳,度过了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夜晚。 △△△ “别打哈欠了,昨晚难道没睡好吗?”墨风不耐烦的责备弟弟墨云道。 墨云睡眼惺忪的道:“你说呢,昨晚闹成那个样子,我怎么睡。一闭眼都是死人,哪还能睡着。” “那也不能现在打瞌睡,百里奚老师说了,这个人一定要看牢,决不能出差错。”墨风不放心的从铁窗往里看了眼,那白衣女囚犯安静的坐在床上,闭着双眼,面前的食物和水一动不动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 “都关在墨者之塔里了,她能跑到哪里去……”墨云不以为意的道,“不过哥啊,你说这个人是什么来头,怎么会在这时候跑到村子里来,是不是那个怪物的同伙?” “嘘,别乱说。我听说她是兵家的人,和墨霖有关呢。”墨风压低声音道。 “真的吗?”本来还睡意很浓的墨云立刻精神起来,俯身到窗前,仔细的打量着里面的囚犯。 “啧啧,墨霖那小子还别说,眼光不错啊。先是村里最漂亮的洛芊芊,又是这个兵家美女,听说还有个妖狐,真是艳福不浅啊。”墨云赞叹道。 墨风一巴掌拍在他的头顶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,这副样子还像个墨者吗!” 墨云被打的很疼,嘟囔道:“不就是比我早出生一盏茶的时间吗,就总装大哥……” “你还找打吗?”墨风一瞪眼睛,墨云不敢再说了,不过还是趴在铁窗上,时不时的往里面瞄一眼。 “嗒嗒嗒……”一个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很快进来一个墨者,手上捧着个托盘。 “墨武大哥,你来了。”墨风和墨云忙站起身来行礼。 来者是个粗犷的汉子,他叫墨武,是墨者之塔地下三层的狱官。本来送饭这种小事不用他亲自做,不过昨晚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风波,这囚犯的身份又和另外一个墨家叛徒有关,他不得不多照看着些才能放心。 “怎么样?”墨武冲着牢房内一努嘴问。 “还跟昨晚一样,一言不发,滴水不进。”墨风道。 墨武皱起眉头来:“这样怎么行……把门打开吧。” 墨风用钥匙打开牢门,墨武走了进去,将托盘放在囚犯面前,把新的食物和水留下,再将之前那些没动过的饭菜装起来。 “我说令狐紫,你不吃东西可不行。巨子说了,你是兵家的贵客,我们要好好招待。” 被抓的白衣女囚正是令狐紫,她轻笑一声,睁开眼睛道:“原来我是贵客,难道墨家招待客人的方式就是这样吗?” 墨武是个粗犷的汉子,不懂机锋,只能道:“这是巨子的吩咐,等他忙过了,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。” 说着转身走出牢房,抹了抹脑门的汗,嘟囔道:“这女人真是不好惹,难怪敢叛出兵家跟墨霖私奔。” “你们好好看着她,千万不要出什么事。如果晚上她还是不吃东西,就上来告诉我。”墨武叹口气道。 墨风墨云连连点头,送墨武到了门口,这才回去继续看守。 墨武端着托盘来到地下一层,这里有一扇大铁门。就算囚徒从下面的牢房逃脱,也没可能跟土拨鼠一样钻出地面,还是要从这扇门出去。而自从墨武把守这扇门,十年来没任何囚徒能够走出去。 才刚坐下,铁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墨武打开门,就见碧落站在门外。 “你怎么来了?”墨武和碧落当年是同期的同学,非常熟悉。 “我听说昨晚抓了个兵家的女孩,是墨霖的那个同堂?”碧落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的问。 墨武点头道:“的确是,她关在地下三层,怎么,是不是巨子要见她了?” 碧落微微点头:“开门吧。” 墨武起身将铁门打开,口中道:“你也知道规矩,巨子的手令先给我……” 话音未落,一道身影已经从他刚开了一条缝的铁门里冲进来,手掌逼在他的咽喉要害处。 墨武瞪大眼睛,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,不敢置信的吐出两个字:“墨霖!”

碧落跟着墨霖进了门,回身将铁门关上。 这样一来,地下监狱无论发生什么,外面都不会知道了。 “碧落,你背叛墨家?”墨武虽然被墨霖逼住要害,依旧瞪起眼睛,喝问碧落道。 碧落没有答话,只是淡淡的对墨霖道:“这里交给我,你去救阿紫吧。” 墨霖点点头,手指在墨武胸腹间几个穴道上掠过,墨武只觉得一阵酸麻,半边身子都动弹不得了。 “这是什么妖法?”墨武怒道。 墨霖低声道:“放心吧,只是点了你几个穴道,几个时辰以后就没事了。” 他说着快步向下一层走去,把墨武留给了碧落。 等墨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处,墨武不甘心的问碧落道:“你到底在想什么,他是墨家的叛徒,难道你一直都跟他勾结吗?” 碧落幽幽的叹息了一声道:“墨武,你不明白的。” “我有什么不明白?”墨武性子粗犷,听碧落这么说,不禁疑惑起来。 “人和人之间的感情,你是不懂的。”碧落道,“我们在墨家呆了太久,已经不像是人了。” “你在胡说什么,我们不像人又像什么?”墨武越听越糊涂。 “像活死人……”碧落轻声的道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。 墨武不解的望着碧落,心道: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,什么死啊活啊的…… △△△ 突破了铁门,墨霖一路走过第一层,下了第二层,在墨者监狱之中几乎就没什么阻拦。毕竟墨家真正违犯了重大规条的子弟不多,而外面抓来的囚徒都关在第三层。 令狐紫被关在第三层,也是墨者监狱的最底层,可见墨家对她有多么关注。 来到三层的入口处,墨霖放慢了脚步,经过一夜的休息,他的身体恢复了七七八八,可如果碰到墨忍那个级数的高手,只怕还是要落荒而逃。 丝毫没有脚步声,墨霖潜入了第三层。 第三层有十几个牢房,长长的走廊尽头有两个墨者正在看守着,正是墨风和墨云。 “哥,你说她总是不吃饭可怎么办,这么娇滴滴的美人,饿坏了就不好了。”墨云趴在铁窗前,一边瞥着牢房里面的令狐紫,一边对墨风道。 “我怎么知道。跟你说过不要再看了……”墨风对弟弟好色的表现很不满意。 “我这是在监视她,免得她做出什么傻事来。”墨云不以为然的道。 “哼……”墨风懒得搭理和自己性格截然相反的弟弟。 墨云嘿嘿一笑,正打算从窗上下来,忽然见令狐紫身体一晃,噗通倒在床上。 “哥,不好了!”墨云吓了一跳。 “怎么了,一惊一乍。”墨风恼火的道。 “那……那个令狐紫似乎晕过去了。”墨云指着牢房内道。 墨风吃了一惊,起身一看,果然令狐紫倒在床上一动都不动。 “糟糕,该不会饿昏过去了吧。”墨风手忙脚乱的从腰上解下钥匙,插进锁孔里,才转了一下就停了下来。 “怎么了?”墨云急切的想要进去看看令狐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见墨风停下来,不解的问。 “你守在门口,我进去之后就把牢门锁上,免得她有什么阴谋。”墨风毕竟年纪大一点点,想的也周到。 “我才不,我要进去。”墨云道。 “也好,不过你要是被她劫持了,我可不会救你。”墨风瞪了墨云一眼,将门锁打开。 墨云一闪身钻进去,嘿嘿笑道:“放心吧,你弟弟的本事你也不是不了解。” 墨风哼了一声,将门重又关上。 墨云走到床边,低声呼唤道:“喂,你还好吗?” 令狐紫柔弱的倒在床上,胸口微微的起伏,却没有任何的回应。 墨云大胆的伸出手去探令狐紫的鼻息,手才伸到她面前,令狐紫的手腕闪电般的抬起来,抓向墨云的手腕。 眼看墨云就要被抓中,他的身影一闪,瞬间退后三步,背心贴在墙上。 令狐紫精心策划的一击不中,猛然跃起,向墨云冲去。 墨云身形游动,又躲开令狐紫,口中喝道:“果然有诈,不过没用的,我们风云兄弟的长处就是身法,你就算再快,抓的住风和云吗?” 话音未落,脑后挨了一拳,本来在空中闪动的身形砰的栽倒在地,昏了过去。 墨霖站在墨云的身后,牢房的门开着,墨风昏倒在外面。 “你来了……”令狐紫微微的歪着头,含笑看着墨霖,“我还以为你忙着陪芊芊,不要我了呢。” “别乱说话。”墨霖捏了下令狐紫的鼻尖,“我们快走吧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。” 令狐紫点点头,两人牵着手,走出牢房,直奔三层的楼梯口而去。 才走出几步,墨霖耳边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 “小伙子,帮个忙,把我的牢门也打开好吗?” 墨霖扭头去看,就见一旁的牢房铁窗门口现出一张蓬头垢面的脸,这是一个老者,满脸都是深深的皱纹,看起来更像是一粒核桃。 墨霖犹豫了一下,摇头道:“你既然在这里,自然有道理,我不能随便放你出来。” 老者却可怜兮兮的道:“我是被冤枉的,你看这么漂亮的女娃儿也被关起来,可见墨家不分青红皂白。” 墨霖看他的确很可怜,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为非作歹的人,不过能被关进墨者监狱三层的囚徒,真的会无辜? “墨霖,我们……”令狐紫倒是有些同情这老者了。 墨霖握紧了她的手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 两人走上了楼梯,老者看他们离去,立刻换了一副面孔,口中骂出几个脏字,然后拼命把头往铁窗之间的缝隙里钻,希望看看看守在什么地方。 他的头差点被挤爆,总算瞄见倒在地上的墨风。 “拼一把吧,不然只怕一辈子都要关在这里。”老者嘟囔着,收回头,伸出左手,咬紧牙关,右手抓住左手的手腕,狠命一折。 “咔嚓”,他竟然硬生生的将左手掌给折断下来。 血流如注,却被老者右手手指急点给止住血。 “乖乖的手,快去拿钥匙。”老者将断掌从铁窗的缝隙塞了出去。 那断掌落在地上,躺了片刻之后,竟然慢慢的挪动起来,以四根手指为足,向着墨风爬过去。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,只怕会吓的汗毛倒竖,以为见到了鬼。 手掌来到墨风的身边,没翻倒钥匙,围着他转了转去。 老者又把头挤在窗缝,啐了一口道:“妈的,钥匙在哪里?”那手掌如同被他指挥一般,到处乱爬,好一会才算在牢房门上发现了挂在上面的钥匙。 手掌拔出钥匙,回到牢房前,攀上铁门,一枚枚的钥匙试验着,片刻之后,门锁咔的一声,门打开了。 老者兴奋的冲出门去,将手掌捡起来塞到怀里,四处确定了方向,直奔三层的楼梯而去。 又过了好一会,墨风才悠悠的醒过来,他一睁眼,就看见面前空荡荡的牢房。 “完蛋了!”墨风吓的魂飞魄散,连滚带爬的要跑去报告巨子,路过老者那间牢房,见那房中也空无一人,一头冷汗流了下来。 “不得了了,控尸人也逃了!” 墨风凄厉的叫声在地下三层的监狱里响彻,而这个时候,墨霖和令狐紫已经离开了墨者村。 墨者村中大多数人都在忙着修理昨天被雷藏损坏的房屋,至于那些防备雷藏的岗哨也都在碧落的掌握之中。她带着墨霖和令狐紫绕过明岗暗哨,很快就出了村子。 “碧落姐姐,这回真是谢谢你了。”墨霖一边跟在碧落的身后飞奔一边道。 碧落没有做声,自从早晨她忽然出现,说要带墨霖救令狐紫出狱之后,就不怎么说话。墨霖知道她这样做是会被墨家逐出家门的,可又没有别的办法。此刻救出令狐紫,不禁替碧落的未来担忧。 “碧落姐姐,黄泉现在在明珠岛,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吧,去明珠岛找他。”墨霖试探着道。 换回来的是碧落的沉默,她就好像聋了一般,对墨霖的任何话都充耳不闻。 令狐紫偷偷的拉了下墨霖的衣袖,等他凑近过来,才低声的耳语道:“你先不要问了,她大概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这个时候,问她只会让她更心烦意乱。” 墨霖连连点头,还是女人更了解女人,他听了令狐紫的话,一路上都不敢在多说什么。 很快来到之前那处山崖,洛芊芊和包子正等候着,看到他们三人联袂而来,包子欢呼道:“太好了,救出来了!” 洛芊芊站起身来,目光落在墨霖和令狐紫牵着的手上,万般滋味在心头,一时不知是苦是酸。 来到近前,令狐紫也看见了令狐紫,步子不禁放慢下来。 墨霖察觉到令狐紫的不安,低声道:“没关系的……” “你……跟她说了没有?”令狐紫问道。 “等下我们三个人谈谈。”墨霖道,他虽然觉得有点头疼,可这是必须要做的。 他要清楚的告诉她们,他爱她们,愿意为她们付出一切乃至生命。在他的生命中,无论缺少了谁,都是无法承受的损失。

°ÄÃŲ©²Êµ¼º½çš„演员介绍

°ÄÃŲ©²Êµ¼º½æ¼”员
何炅,吴磊,马思纯,邓伦,张若昀,韩雪,大张伟,张天爱,杨幂,白敬亭,魏大勋
了解更多
°ÄÃŲ©²Êµ¼º½æ¼”员
曾志伟,任达华,王敏德,莫家尧
了解更多
°ÄÃŲ©²Êµ¼º½æ¼”员
猪猪侠
了解更多
°ÄÃŲ©²Êµ¼º½æ¼”员
廖光华
了解更多

°ÄÃŲ©²Êµ¼º½ç›¸å…³ç”µå½±

相关电影
被背叛的遗嘱

类型:模型片

年代:1997

了解更多
相关电影
茨威格《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》

类型:爵士舞表演

年代:1994

了解更多
相关电影
日瓦戈医生

类型:文化片

年代:1986

了解更多
相关电影
麦田里的守望者

类型:传记片

年代:2013

了解更多
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